和解只是作假 ,佣金“吸血”照旧 ?餐协会长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点商业评论”(ID:jdsy2020),作者刘蓉蓉,编辑十里流沙,36氪经授权发布。

何伟最近感到特别生气。身为四川南充火锅协会会长,也是最先公开向美团发起举报信的餐饮协会负责人之一,他觉得自己被美团给“欺骗”了:

他仅仅是推荐协会一家会员上线美团,却成了170多家协会会员,向外界表示已与美团“和解”并上线。甚至,这还是他的举报信,在相关部门明确回复,美团已涉嫌垄断的情况之下。

远在一千多公里外的广东中山,经营麻辣烫的何老板,以及经营奶茶店的潘老板等,最近也很是郁闷:美团已于此前公开声明,表示取消广东地区的独家合作限制、加大返佣比例等优惠政策,但对于潘老板这样的中小商户而言,截至4月底不仅没有任何变化,甚至最近半个月还遭遇了两次下架处罚。

“我注意到,美团与广东餐饮协会声明是在4月18日。但4月18日至4月28日,我就遭遇了两次下架,之前都没这么频繁过。”4月29日,经营奶茶店的潘老板对“极点商业评论(jdsy2020)”称。

他对此相当不解:当地业务经理明确告诉他,是因为上线了其他平台,但根据美团官方声明,在广东商户不是可以自主选择上线平台了么?甚至,自己主动要求上调佣金,还是被拒绝了?

过去两个月来,从2月四川南充火锅协会公开信开始,美团外卖就因频频涉嫌垄断、高额佣金、不公平竞争等诸多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4月18日,美团与广东餐饮协会发声表示,双方已握手言和,就佣金比例、合作方式等争议问题达成阶段性共识。

这一度让外界看到了,美团主动改变此前问题的希望。不过,就现在目前情况来看,距离想要改变还为时尚早,底下仍是暗流涌动,甚至就连协会会长、中小商户,也表示美团此前更多像是“炒作作秀”。

再次公开发声的协会会长

▲南充火锅协会的两次声明

这是两个多月内,何伟代表四川南充市火锅协会,第二次公开发声了。

4月23日,南充火锅协会再发声明,抗议一篇未采访南充市火锅协会及其本人,且以个别火锅店代表整个协会的报道。

这篇报道以《南充火锅协会会员齐上美团外卖,借助“春风行动”积极复工复产》为题,报道了包括何伟旗下火锅店在内的当地火锅店,齐上美团外卖平台,复工复产的消息。

“从这个消息来看,外界会认为南充火锅协会,已经与美团和解,并且协会会员都上了美团外卖平台。”4月28日,何伟在电话中如此表示,但实际上,自第一次投诉以来,美团从未就高佣金等相关问题联系过协会,更没有给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在何伟看来,这给他造成的后果是:不少协会会员,以及外界人士打电话来,质问他,是如何与美团和解的?这让他有口难辩,甚至给他本人、协会都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我希望美团就此事作出解释,但截至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人,就此事进行一个说明。”他说。

何伟的第一次发声,是在2月21日,他代表四川南充市火锅协会,以公开信方式致信南充市政府市长信箱,投诉举报美团涉嫌在疫情防控期间以高昂的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损害餐饮企业利益。

彼时,南充市火锅协会称,美团涉嫌在疫情期间提高佣金。上线外卖商家从8%的扣点,一夜之间上调到 20%的扣点,同时还必须要参加优惠 30%-50%的平台活动,以此来活跃平台的流量,另外还要承担一定金额的配送费用。

从时间线来看,何伟所在的火锅协会,是最早以举报信的方式,投诉美团抽取高佣金的协会之一,也是诉求力度最大的协会之一——因为他们是举报美团涉嫌垄经营,已经上升到“法律”层面。

此后,山东、云南、广东、广西等地餐饮协会,向美团外卖发出公函或公开信,称其在疫情期间突然提高餐饮商家外卖佣金。这持续到4月中旬,以广东餐饮协会的投诉,成为外界关注的最高潮。

对于何伟来说,彼时不会想到,这是自己一波三折的开始。他说,就在等待相关部门回复之际,从4月2日起,数十家网站密集推出了上述那篇标题、文字及图片雷同的稿件。

这让他感觉又惊又怒,因为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人联系他与协会,“只有一位自称美团业务员的人找到我,希望能推荐一家商户上线美团。”作为会长,何伟便推荐了一家鱼头火锅店,并非报道所说的“南充火锅协会会员齐上美团外卖”。

这家推荐的商户,加上自己的火锅店,成了报道主角。何伟认为,南充市火锅协会有170多名会员,“这种以个别火锅店代表整个协会的说法,是错误的”。

至于何伟本人经营的火锅店,根据他的说法,是早在2月20日之前就已向美团提出上线申请,但由于美团佣金率超过20%,双方并未达成一致。然而美团却于3月9日未经他同意在平台上线了该店,而且佣金仍为20%。

4月16日,在苦等近两月之后,何伟收到了南充市市监局给他的《答复意见书》。《意见书》称,经调查发现,美团外卖在南充市火锅外卖市场中实际上已经具有了市场支配地位。

这意味着,在当地市监局看来,美团的垄断地位已经是事实。而且,这可能也是各地相关职能部门中,为数不多的明确对美团是否涉嫌垄断表态。

不过,根据《反垄断法》有关规定,当地市监局不具有反垄断执法权,因美团外卖平台涉嫌利用市场支配地位,侵犯交易相对人合法权益,该局已向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了移送。

《意见书》称,监管部门已对美团外卖平台进行了约谈,美团外卖平台的经营主体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向该部门作出了“情况说明”,并承诺了“抗击疫情帮扶举措”等相关事项。

这让何伟更是愤怒。因为,在他看来,自2月20日投诉美团以来,美团从未就高佣金、不正当竞争等相关问题联系过协会,更没有给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目前的情况,实际上是美团佣金仍然未有任何变化,还是根据各家店的不同,扣点不同。而且,也没有享受到什么‘春风行动’。”他对“极点商业评论”说,实际上,在协会第一次投诉前,美团疫情期间8%的优惠扣点,也仅仅进行一周后就停止了。

对现在的何伟而言,他的核心诉求有两方面:一是美团佣金太高问题,一直未解决。二是,期待相关职能部门,出面解决垄断问题。

他对第二个诉求抱有希望,但现在对第一个诉求不报太大希望。“毕竟,这两个月中一系列的遭遇,看上去更像美团的炒作或作秀。”

一月遭下架两次的小商户

4月28日,就何伟的投诉,“极点商业评论”试图就此联系美团相关负责人,一直未得回应。

不过,何伟相比更多的中小商家,其实幸运了许多——至少,他可以让外界,听到自己的声音。

“一切没有任何改变,甚至更为恶劣了。”4月29日,在广东中山经营奶茶店的潘老板如是称。

他的奶茶店上线美团已经有一段时间,佣金为19个点,“扣除原材料、房租之后,我的利润平均只有40个点,一半都给美团了。”

疫情之下,像奶茶这样的店铺更是前所未有地依赖外卖平台。为加大收入,他又上线了饿了么平台,试图进行双平台合作。“在上线其他平台之前,我还在美团做了曝光活动,充了500多元,目前还剩300多元。”

所谓曝光活动,也就是充值推广活动。不过即便如此,美团仍然最近两次下架了他的店铺。“下架时间都是在4月,最后一次还是美团与广东餐饮协会声明之后,之前都未如此频繁过。”

潘老板称,他注意到了4月18日,在多轮交锋之后,美团和广东餐饮行业达成的妥协,即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表的“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和美团外卖的联合声明”。

声明表示,美团外卖充分尊重餐饮商户自主选择各类平台,并将对广东地区优质餐饮外卖商户加大返佣比例至3%~6%,美团自主运营私域流量的多渠道发展,双方未来将建立日常沟通机制,全力营造公平有序市场环境,助力餐饮企业渡过难关。

“重点在两方面,一是餐饮商户可以自主选择各类平台,也就是不存在二选一问题;二是返佣比例的加大,减少商户推广成本。”一位电商观察人士对此解读称,如果这份声明能实际落地的话,并且在全国推广开来,那么将从根本上改变目前协会和商户投诉中的几大难题。

但从目前来看,这份声明,却对潘老板这样的中小商户没任何用处。

“之前一天能做到1500-2000元营收,可能我们的店铺太小吧。”潘老板自嘲称,尽管他的店铺属于广东餐饮协会范畴,但却仍在声明之后,遭遇了下架遭遇。“其实我有问过美团业务经理解决办法,比如提高佣金,能否保留双平台,不下架,得到的回复是除非下架其他外卖平台。”

相同遭遇的,还有同在中山,经营麻辣烫的何老板。他此前每个月在美团上的营收近两万元,抽佣比例为19个点,但在上线其他平台之后,仍然被下架至今。“我多次跟当地业务经理沟通,主动提出提高佣金比例至24%或者更高,只为不下架,但是业务经理要么说没有名额,要么说要等到10月份。”

以及此前反映过情况,有下架遭遇的广州天河区花城汇店的“亚信芒椰奶花”店主薛生,据他所说,目前尽管与美团达成了协议,但一直拖着仍未上线,“且佣金和之前相比也未有任何变化。”

在这些中小商家看来,美团与广东餐饮协会达成的和解与优惠,距离他们都太远。

“毕竟和解声明里,说的是优质商家?什么是优质商家呢,我的理解是针对大商家、大连锁品牌的措施,不是我们这种。”上述餐饮老板均表示,自己没有听说周围有商家享受过返佣政策——哪怕所谓返还佣金,其实无法提现,只可用于商家购买美团提供的各种推广服务,最终也将进入美团的账户,仍然是一种商业促销手段。

“现在,外界都认为,我们的佣金已经降低了。”4月29日,提起美团高佣金问题,广东一位经营快餐店的店主同样很是无奈,因为甚至有顾客看到新闻后对他表示:老板,美团都大返佣了,你赚的也更多了。“但问题是,美团的抽佣一直是24%。”

变味政策和暗流涌动

▲美团2019年佣金收入占比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此前的“春风行动”,还是与广东餐饮协会和解的返佣,都是针对“优质商户”。不过,截至目前,美团并未就优质商家的选拔标准有明确说明。

一个客观事实是,除了目前公开发表声明和解的广东餐饮协会,在全国仍有更多地区的商家和协会,投诉美团。

4月14日,广西餐饮协会发布了致美团外卖的交涉函;4月26日,湖北省宜昌市的外婆家锅巴洋芋饭、主仔烧烤等22家餐饮商户联合发布公开信,表示因疫情关门3个月后刚恢复营业,就遭遇美团将外卖佣金提升至25%,使得店铺在堂食尚未恢复之际再临生存危机。

目前,除了广东,未见美团和其他省市餐饮协会,有类似的宣布降低佣金或返佣金等实质性动作的信息——以四川南充为例,反而激起了当地协会会长的愤怒和再次投诉。

从这个角度来看,很难说,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团高佣金事件,在暗流涌动之下,就这样过去了。

事实上,对那些中小商户老板而言,真正关乎他们切身利益的,还是降佣金。“对于我们而言,现在的核心就是,活下去。”上述所有餐饮商户小老板均说:对“支持自主运营私域流量多渠道”这些说法,其实都没什么兴趣,因为自己也没法去建私域流量。现金流差,利润率更低,降佣金、多平台才是他们的最大诉求。

事实上,不甘心的潘老板,就曾打电话到美团总部,得到的回复是:可以自主选择平台。

“但是到地方落地,就一切都变味了。”在他看来,这有几种可能:一是线下BD因为KPI考核等原因不得不操作;二是美团当地加盟商、代理商对美团规定的阴奉阳违;三是他从总部得到的回复,是安抚语言。

但不管是哪种,都显然和美团的高压式管理有关——过去几年,美团外卖代理商团队们和总部之间的关系不算融洽,除了2019年4月闹得沸沸扬扬的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市原美团外卖配送团队“叛变”事件,早在2016年,就有多家媒体关注过美团外卖城市代理商的生存难题:“开拓市场的风险、成本,全都在代理商身上,要自己建团队、招骑手,美团还不停用KPI考核逼着你烧钱。”

相关资料显示,根据美团与代理商签订的《美团外卖合作协议》第六条之规定:美团外卖有权根据市场行情对结算标准进行变更,如果代理商不同意该标准,30天后“甲方(美团外卖)有权随时无条件清退乙方(代理商),且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这意味着,代理商必须遵守美团外卖的一系列硬性要求,否则不说盈利,前期巨大投入也将彻底打水漂——这种情况下,也是薛生们等众多中小商户,即便是在当地餐饮协会与美团发声和解之后,仍然被强行多次下架的原因。

但这又不能将根本原因归咎为当地代理商。因为相比美团,代理商公司不仅始终处于弱势地位,而且必须听从于美团指令行事。“事实上,代理商在加盟时,还需要缴纳给美团外卖一定数额的保证金,如果不能够按照合作协议办事,那么这笔保证金也就要被美团外卖收入囊中。”一位美团前代理商说。

这意味着,如果美团真心想要降低佣金,或者真正落实商户自主选择平台权利,并非不可能。问题是,美团内心真的愿意么?

上一篇:茶颜悦色、1点点的菜单,怎么让顾客快买、多买
下一篇:离开了贾跃亭,孙宏斌再也没哭过_详细解读_最新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