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不愿意戴口罩?听听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

本文译自《卫报》,作者Babak Javid,为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也是剑桥大学医院传染病顾问。

“官方建议只让有症状者及其亲属戴口罩。”摄影:Guy Bell/Rex

1月25日,在武汉被封城后的第二天,我经过新建的北京大兴机场,参加一次国际科学会议,看到令人惊讶的景象。接近100%的人戴着口罩(包括我自己)。即使在疫情严重的中国,这也是非常不寻常的。到达欧洲后,我找不到戴口罩的人。

三个月过去了,即使包括德国在内的30多个国家/地区都要求公众在户外戴口罩,但英国政府一直坚称:没有足够的论据来支持这种举动。政府将在紧急情况科学咨询小组的建议下,很快决定是否必须戴口罩。

报告表明,得出的建议是经过妥协的:他们允许公众选择戴围巾或遮盖面部,而不用戴医用口罩。那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会有这样的分歧呢?

我们大多数人可能会问:口罩,特别是用布制成的口罩,如何能保护我们免受新冠病毒伤害?但是,“保护”这个概念,却忽视了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人戴口罩、遮住脸的主要原因。

从2月份开始,有数据表明,与非典不同(非典患者在出现严重症状后的几天,会最具感染力),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在症状出现之前,或者症状出现时(通常是非常轻微的形式)就已传播了大多数病毒,而这些病毒有感染性。

这引出了两个问题:首先,遏制新冠病毒的工作,要比遏制非典困难几个数量级。第二,有争议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和英国政府的官方建议是:只让有症状的公众及其亲属佩戴口罩。

在传染病领域,阻止患者感染他人的做法,被称为“控制传染源”。对于呼吸道感染,控制传染源应包括在未隔离时佩戴口罩。政府提倡进行源头上的控制,所以建议有症状的人戴口罩。

但是,如果有症状的人只是其中的一半呢?进行系统化的检测后,无论是乘坐钻石公主号的乘客,还是即将在纽约分娩的妇女,病毒呈阳性但无症状的人数,大约是总确诊人数的一半。(范围是20-90%,但大多数人同意实际数据为40-60%)

那么,完全无症状的人可以传播新冠病毒吗? 我们知道,即使是正常的说话也可以散布飞沫,而使用口罩可以大大减少飞沫。对于有症状的人,无论他是感染了新冠病毒,还是感染了流感,正常的呼吸也会导致病毒的传播,而这可以被戴口罩阻止。尽管我们不确定无症状患者具有怎样的传染性,但有证据表明,大约40%的传播病例来自无症状感染者。

那么,公众对戴口罩提出了哪些反对意见?就这个问题曾经有过多次辩论,支持戴口罩的证据脆弱,而且模棱两可。对于医生而言,证据的“黄金标准”是随机对照实验(有些人服用药物或进行干预,有些则没有,看是否有益或有风险)。

之前已经有一些戴口罩的实验,涉及预防流感,结果令人失望(尽管大多数打算戴口罩的人实际上没有戴)。事实证明,我们并不害怕感染流感。

但是,如果人们对政府大力提倡的其他措施(例如洗手)寻求相同水平的证据,研究同样也令人失望。而对于其他建议(例如保持两米安全距离,或者隔离),则根本没有任何实验。

因此,戴口罩似乎与其他措施不一样,得到了不同标准的待遇。尽管没有实验数据,但“自然实验”确实表明戴口罩与减少新冠病毒传播之间至少存在相关性。德国的耶拿市于3月31日开始强制戴口罩,八天之内没有新的感染记录,而周边城市继续呈上升趋势。

其他反对意见有:戴口罩会增加其他危险行为,例如戴口罩之后放松的态度(类似于强制立法让车主系安全带,系了安全带的人,其危险驾驶行为反而会增加),或者被污染的口罩会增加感染。但在香港,口罩持有率达到惊人的98%,没有关于这种做法造成危害的报道,实际上,香港自疫情爆发以来,只有四人死于新冠病毒。

也许最后一个反对意见是:口罩是稀缺资源,戴着口罩的公众将和医疗机构抢资源。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可能只是因为口罩匮乏而拖延脚步。这是一个政治和经济问题,而不是科学问题。

这也可以解释最近对布制口罩或其他面罩的关注:通过提倡这些东西,就不用再与国民医疗服务体系作斗争。而且,最近政府与劳斯莱斯合作生产呼吸机,这种政府与其他行业的合作关系,也可以确保为国家的每个人提供高质量的口罩。

(译者注:英国工业、技术和工程等各领域的企业组成了名为“英国呼吸机挑战”的联盟,集中各自的技术和资源,共同研发医用呼吸机。该联盟包括了空客、福特、劳斯莱斯、西门子医疗和联合利华等知名企业。)

因为政府的犹豫不决,我们与我们的欧洲邻国变得不再一样。英国公众最终可能成为“戴口罩对照实验”的小白鼠。但我们真的想这样吗?

上一篇:买壳往事:一支业余队如何孵化了上海上港和贵
下一篇:20年国产剧大盘点:老剧真的比新剧好看吗?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